<menu id="jxyqq"><optgroup id="jxyqq"></optgroup></menu>
    <strike id="jxyqq"><i id="jxyqq"><blockquote id="jxyqq"></blockquote></i></strike>
    <kbd id="jxyqq"></kbd>
    <button id="jxyqq"></button>

    <center id="jxyqq"></center><wbr id="jxyqq"></wbr>

      孫德藥材網(wǎng) http://www.teachersatwork.com/
      當前位置首頁(yè) > 中成藥> 正文

      上呼吸道感染咳嗽該吃什么藥?

      2022-01-06 01:03:16 暫無(wú)評論 80 中成藥 上呼吸道   咳嗽   感染

      您好!您說(shuō)的癥狀符合中醫治療“急性上呼吸道感染”的范疇,您可以參照下面的內容進(jìn)行調理、治療。

      歡迎關(guān)注我,為您提供優(yōu)質(zhì)的健康答案。

      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是由病毒或細菌引起的鼻、咽、喉部急性炎癥性疾病,臨床表現以鼻塞、流涕、噴嚏、頭痛、惡寒、發(fā)熱、全身不適等為多見(jiàn)。本病俗稱(chēng)傷風(fēng),屬中醫感冒范疇。本病不分年齡、性別、職業(yè)和地區,一年四季皆可發(fā)病,但以春冬兩季好發(fā)。一般起病較急,病勢較輕,病程較短(一至兩周),常為散發(fā),預后較好,少數患者可引發(fā)急性下呼吸道感染。

      對于本病的癥狀描寫(xiě)最早可見(jiàn)于《素問(wèn)·骨空論》: “風(fēng)者百病之始也……風(fēng)從外入,令人振寒,汗出,頭痛,身重,惡寒?!薄端貑?wèn)·風(fēng)論》曰: “風(fēng)氣藏于皮膚之間,內不得通,外不得泄。風(fēng)者,善行數變,腠理開(kāi)則灑然寒,閉則熱而悶……名曰寒熱?!泵鞔_指出了中醫感冒的發(fā)病機理。張仲景《傷寒論》第12條描述: “太陽(yáng)中風(fēng),陽(yáng)浮而陰弱,陽(yáng)浮者,熱自發(fā),陰弱者,汗自出,嗇嗇惡寒,淅淅惡風(fēng),翕翕發(fā)熱,鼻鳴干嘔者,桂枝湯主之?!睍?shū)中開(kāi)出了治療風(fēng)寒外感的第一方。而中醫感冒之名則首見(jiàn)于北宋·楊仁齋《直指方·諸風(fēng)》篇: “發(fā)熱傷風(fēng),鼻塞聲重……感冒風(fēng)邪,發(fā)熱頭痛,咳嗽聲重,涕唾黏稠?!币院髿v代醫家沿用此名,并將感冒與傷風(fēng)互稱(chēng)。元·朱丹溪在《丹溪心法·傷風(fēng)》中認為其病位屬肺,并根據辨證提出辛溫、辛涼兩大治則?!额?lèi)證治裁·傷風(fēng)》《證治匯補·傷風(fēng)》等對虛人感冒提出扶正達邪的治療方法。

      【病因病機】

      本病主要由六淫侵襲人體而發(fā)病,其中以外感風(fēng)邪為外因。風(fēng)邪侵襲人體發(fā)病,其途徑或從口鼻而入,或從皮毛而入。肺主皮毛,若外邪入侵,皮毛防御功能減弱,腠理疏松,肺衛功能失調,由此產(chǎn)生肺衛癥狀,因此本病的病變部位主要在肺衛。此外,肺開(kāi)竅于鼻,鼻竅不利,宣發(fā)不行,亦可導致本病。

      “正氣不足”是感冒的內因。人體常因過(guò)度勞累、七情失調、飲食不節等造成正氣不足,衛外失固,外邪乘虛而襲,即所謂“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”,說(shuō)明了內因在發(fā)病中的作用。

      風(fēng)邪侵襲人體,在不同的季節,常兼夾其他當令之時(shí)氣而相合致病;或因各人稟賦、體質(zhì)差異,內外相引致病。如冬季夾寒、春季夾熱、夏季夾暑濕、秋季夾燥;如陽(yáng)虛之體易感受風(fēng)寒,陰虛之體易感受風(fēng)熱、燥熱,痰濕之體易感受濕邪。一般以冬、春兩季發(fā)病率較高,以風(fēng)寒、風(fēng)熱之證為多見(jiàn)。

      【發(fā)病機制及病理】

      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有70%~80%是由病毒引起。主要有流感病毒(甲、乙、丙)、副流感病毒、呼吸道合胞病毒、腺病毒、鼻病毒、??刹《?、柯薩奇病毒、麻疹病毒、風(fēng)疹病毒。細菌感染可直接或繼病毒感染之后發(fā)生,以溶血性鏈球菌為多見(jiàn);其次為流感嗜血桿菌、肺炎球菌和葡萄球菌等,偶見(jiàn)革蘭陰性桿菌。其感染的主要表現為鼻炎、咽喉炎或扁桃體炎。當有受涼、淋雨、過(guò)度疲勞等誘發(fā)因素,使全身或呼吸道局部防御功能降低時(shí),原已存在于上呼吸道或從外界侵入的病毒或細菌可迅速繁殖而發(fā)病,尤其是老幼體弱或有慢性呼吸道疾病如鼻竇炎、扁桃體炎者更易罹患。本病病理變化以鼻腔及咽黏膜充血、水腫、上皮細胞破壞,少量單核細胞浸潤,有漿液性及黏液性炎性滲出為主;繼發(fā)細菌感染后,則以中性粒細胞浸潤為主,并可見(jiàn)大量膿性分泌物。

      【診斷與鑒別診斷】

      一、診斷

      本病通過(guò)詢(xún)問(wèn)病史、癥狀、體征及實(shí)驗室輔助檢查,可明確診斷。

      1.臨床表現

      初期以鼻、咽部癥狀為主,常見(jiàn)噴嚏、鼻塞、流清涕、咽喉干癢、咽痛、聲嘶;全身癥狀比較輕微,如頭昏、頭痛、腰背或關(guān)節酸痛、輕度的惡寒發(fā)熱,可伴有咳嗽。初期未愈,癥狀進(jìn)一步加重,鼻塞明顯,可出現流黃膿涕、咽痛、咳嗽、頭痛、發(fā)熱加重并伴有明顯的全身乏力,部分可出現胸悶、胸痛、呼吸不暢、食欲減退。

      2.體征

      鼻黏膜充血水腫伴較多分泌物,清涕、黃稠涕均可,咽部充血,部分可有扁桃體腫大。

      3.實(shí)驗室輔助檢查

      病毒性感染時(shí),白細胞計數一般正?;驕p少,淋巴細胞比例升高;細菌性感染時(shí),白細胞計數與中性粒細胞比例增多。

      4.發(fā)病季節

      四季皆可發(fā)病,以冬、春季或氣候急劇變化時(shí)多見(jiàn)。

      5.病程

      一般5~7天可愈,重癥者病程明顯延長(cháng)。

      二、鑒別診斷

      1.過(guò)敏性鼻炎

      常對特定的花粉、氣體、塵螨等過(guò)敏,或伴其他過(guò)敏性疾病,有反復發(fā)作病史。起病急,每于晨間發(fā)作,持續時(shí)間短。鼻腔發(fā)癢,頻繁噴嚏,流清涕,無(wú)全身癥狀。體檢可見(jiàn)鼻腔黏膜水腫、蒼白,鼻腔分泌物檢測有較多嗜酸性粒細胞。

      2.流行性感冒

      有流行性發(fā)作特點(diǎn),起病急驟,全身癥狀較鼻咽部癥狀為重,常伴高熱、全身酸痛、球結膜炎癥。鼻洗液中黏膜上皮細胞涂片,用熒光流感病毒免疫血清染色檢查,或進(jìn)行病毒分離、血清學(xué)診斷可鑒別。

      3.急性傳染病前驅期

      如麻疹、腦炎、傷寒、斑疹傷寒等,通過(guò)對這些病的流行季節或流行區域的觀(guān)察,以及其他相關(guān)的合并癥狀和病情的演變,輔以必要的實(shí)驗室檢查,可以鑒別。

      【辨證要點(diǎn)】

      一、辨寒熱和虛實(shí)

      本病的病變部位主要在肺衛,故有表寒、表熱、表實(shí)、表虛的不同。共有癥狀:惡寒、發(fā)熱、鼻塞、流涕、頭身疼痛。區別:若惡寒重,發(fā)熱輕,無(wú)汗,流清涕,口不渴,舌苔薄白,脈浮緊等為表寒或表實(shí)證;若惡寒輕,發(fā)熱重,少汗或有汗,咽喉腫痛,流濁涕,口渴,舌苔薄黃,脈浮數為表熱證;若發(fā)熱、頭痛、惡風(fēng)、自汗多者為表虛證。

      二、辨普通和時(shí)行

      因感邪的不同,臨床上又分普通感冒與時(shí)行感冒兩種。普通感冒以感受風(fēng)邪為主因發(fā)病,冬、春季節或氣候急劇變化時(shí)發(fā)病率較高,常呈散發(fā)性,病情較淺,癥狀較輕,多無(wú)傳變;時(shí)行感冒以感受時(shí)行病毒為發(fā)病主因,發(fā)病與季節及氣候變化無(wú)關(guān),在一定的范圍內傳染流行,起病較急,病情較重,全身癥狀明顯,可發(fā)生傳變,易入里化熱。

      三、辨體質(zhì)和兼夾

      體質(zhì)強壯者,往往癥狀較輕或經(jīng)治療后能較快恢復;體質(zhì)虛弱者,往往癥狀較重或經(jīng)久不愈、反復感冒。感冒可見(jiàn)兼夾之癥,夾濕者以身熱不揚、頭重如裹、關(guān)節酸痛、胸悶、納減、苔膩為特征;夾燥者以身熱頭痛、鼻燥咽干、咳嗽無(wú)痰、少痰或痰中帶血絲、口渴、舌紅少津為特征。

      四、類(lèi)證鑒別

      本病當注意與某些溫病早期相鑒別,因溫病早期,尤其是肺系溫病,每常表現類(lèi)似感冒的癥狀,如風(fēng)溫初起即極似風(fēng)熱感冒之征,因此在各種溫熱病的流行季節里應特別提高警惕,密切觀(guān)察動(dòng)態(tài)變化。一般而言,本病發(fā)熱多不高或不發(fā)熱,溫熱病必有發(fā)熱甚至高熱;本病服解表藥后,多能汗出身涼脈靜,溫熱病汗出后熱雖暫降,但脈數不靜,身熱旋即復起,且見(jiàn)傳變入里的證候。

      【辨證施治】

      本病的主要治療原則應遵循《素問(wèn)·陰陽(yáng)應象大論》“其在皮者,汗而發(fā)之”之意。邪在肺衛宜發(fā)散解表、調和營(yíng)衛、宣通肺氣。若伴兼夾之癥,則要隨癥加減。

      1.風(fēng)寒襲表證

      證候:感受風(fēng)寒之邪,鼻塞流涕,微微惡寒,喉癢咳嗽,痰多稀薄,舌苔薄白,脈浮。

      治法:疏風(fēng)散寒,理氣和中。

      方藥:癥輕者香蘇飲加減,癥重者荊防敗毒散加減。

      香蘇飲適宜四季輕度的感冒。方中紫蘇疏表氣而散外寒,香附、陳皮行氣化痰,姜、棗、甘草則和中以助解表。若見(jiàn)發(fā)熱者,可加荊芥、防風(fēng);惡寒伴頭痛,脈浮緩有汗者,可與桂枝湯加減用之;脈浮緊無(wú)汗者,可與麻黃湯加減用之;咳頻,咳痰不暢者加桔梗、半夏、杏仁;喉癢者加西青果、板藍根;音啞者加蟬衣、玉蝴蝶、胖大海;便秘者加瓜蔞仁;便溏者加白術(shù)、焦六曲。

      若見(jiàn)惡寒、發(fā)熱、頭痛,伴肩背酸楚、汗不出等風(fēng)寒襲表重癥者可用荊防敗毒散加減用之。荊防敗毒散方中以羌活、獨活辛溫發(fā)散,通治風(fēng)寒濕邪;川芎行氣祛風(fēng),柴胡疏散解肌,助散外邪;桔梗宣肺,枳殼降氣,前胡祛痰,茯苓滲濕,以宣利肺氣,止咳化痰;甘草和中益氣,調和諸藥;生姜、薄荷以助解表。

      2.風(fēng)熱犯表證

      證候:發(fā)熱,微惡風(fēng)寒,無(wú)汗或汗出不暢,頭脹痛,咽紅疼痛,咳嗽,痰黃稠,鼻塞流稠涕,口渴欲飲,舌尖紅,舌苔薄白或微黃,脈浮數。

      治法:辛涼透表,清熱解毒。

      方藥:銀翹散。

      方中金銀花、連翹既有辛涼透表,清熱解毒的作用,又具芳香辟穢的功效。薄荷、牛蒡子味辛而性涼,疏散風(fēng)熱,清利頭目,且可解毒利咽;荊芥穗、淡豆豉辛而微溫,發(fā)散表邪,透熱外出。竹葉清上焦熱,蘆根清熱生津,桔梗宣肺止咳。甘草既調和諸藥、護胃安中,又可合桔梗清利咽喉。

      3.暑濕困表證

      證候:惡寒發(fā)熱,無(wú)汗或汗少,頭昏脹痛,肢體酸痛,胸悶泛惡,腹痛吐瀉,咳嗽痰黏,渴不多飲,舌苔白膩,脈浮而數。

      治法:祛暑解表,化濕和中。

      方藥:香薷散。

      方中香薷辛溫芳香,解表除寒,祛暑化濕;厚樸苦辛而溫,行氣除滿(mǎn),內化濕滯;白扁豆健脾和中,滲濕消暑。入酒少許同煎,增強散寒通經(jīng)之力。

      4.燥邪侵表證

      證候:惡寒無(wú)汗,咳嗽無(wú)痰或痰稀,頭痛,鼻燥咽干,口渴,舌苔薄白而少津,脈弦或浮數。

      治法:輕宣涼(溫)燥,理肺化痰。

      方藥:涼燥者,用杏蘇散;溫燥者,用桑杏湯。

      杏蘇散中蘇葉辛溫不燥,解肌發(fā)表,開(kāi)宣肺氣,使涼燥從表而解;杏仁苦溫而潤,宣肺止咳化痰;前胡疏風(fēng)降氣化痰,助杏仁、蘇葉輕宣達表而兼化痰;桔梗宣肺,枳殼降氣,一升一降,宣利肺氣;半夏、橘皮、茯苓理氣化痰,甘草合桔梗宣肺祛痰;生姜、大棗調和營(yíng)衛,通行津液。

      桑杏湯中桑葉輕宣燥熱,杏仁宣肺止咳化痰;豆豉辛涼解表,助桑葉輕宣透熱;貝母清化痰熱,助杏仁止咳化痰;沙參潤肺止咳生津;梔子皮質(zhì)輕而入上焦,清泄肺熱;梨皮清熱潤燥,止咳化痰。

      5.氣虛外感

      證候:惡寒發(fā)熱,無(wú)汗,頭痛鼻塞,咳嗽痰白,胸膈滿(mǎn)悶,咳痰無(wú)力,氣短懶言,舌淡苔薄白,脈浮無(wú)力。

      治法:益氣解表,理氣化痰。

      方藥:參蘇飲。

      方中蘇葉、葛根發(fā)散風(fēng)寒,解肌透邪;前胡、半夏、桔梗止咳化痰,宣降肺氣;陳皮、枳殼理氣寬胸;人參益氣,扶正托邪;茯苓健脾,滲濕、消痰;木香行氣,醒脾暢中;甘草補氣安中,兼和諸藥。

      6.陽(yáng)虛外感

      證候:惡寒重,發(fā)熱輕,甚則蜷縮寒戰,肢冷無(wú)汗,面色蒼白,語(yǔ)言低微,咳嗽痰稀,舌淡苔白,脈沉細無(wú)力或浮大無(wú)力。

      治法:助陽(yáng)益氣,解表散寒。

      方藥:再造散。

      方中黃芪、人參、附子補氣助陽(yáng),既鼓邪外出,又防陽(yáng)隨汗脫;桂枝、細辛、羌活、川芎、防風(fēng)疏風(fēng)散寒,解表逐邪。芍藥和營(yíng),并制附子、桂枝、細辛、羌活之燥;煨生姜和大棗同用,溫胃滋脾,升騰脾胃生發(fā)之氣,調營(yíng)衛而資汗源;甘草甘緩,安中調藥。

      7.陰虛外感

      證候:頭痛身熱,微惡風(fēng)寒,無(wú)汗或微汗,干咳痰少,咽干口渴,心煩,手足心熱,舌紅苔少,脈細數。

      治法:辛涼解表,滋陰清熱。

      方藥:加減葳蕤湯。

      方中葳蕤(即玉竹)味甘性寒,滋陰潤燥,且滋而不膩,用以潤肺養胃,清熱生津;蔥白、淡豆豉、薄荷疏散風(fēng)熱;白薇苦咸降泄,清熱而不傷陰;桔梗宣肺止咳祛痰;大棗甘潤養血,甘草調和諸藥。

      8.血虛外感

      證候:頭痛身熱,微惡風(fēng)寒,無(wú)汗或少汗,面色無(wú)華,唇甲色淡,頭暈心悸,舌淡苔白,脈細或浮而無(wú)力。

      治法:養血解表。

      方藥:蔥白七味飲。

      方中蔥白、豆豉、葛根、生姜發(fā)汗,解表,解肌;生地、麥冬養血滋陰;勞水味甘體輕,以養脾胃,使汗出表解而血不傷。

      【其他治療】

      一、中成藥

      治療上呼吸道感染的中成藥比較多,臨床運用廣泛,適應證容易掌握且服用方便。主要的應用分類(lèi)有風(fēng)寒證、風(fēng)熱證和感冒兼夾證。

      1.感冒沖劑

      組成:忍冬藤、板藍根、前胡、桔梗、葛根、甘草、牛蒡子、薄荷腦。

      功效:清熱解表,宣肺止咳。

      用法:每次1~2袋,每日3次。

      適應證:風(fēng)熱型感冒發(fā)熱,頭痛咳嗽,咽喉腫痛。

      2.銀翹解毒片

      組成:薄荷、淡豆豉、淡竹葉、甘草、金銀花、荊芥、桔梗、連翹、牛蒡子。

      功效:疏風(fēng)解表,清熱解毒。

      用法:每次4片,每日2~3次。

      適應證:風(fēng)熱感冒,發(fā)熱頭痛,咳嗽口干,咽喉疼痛。

      3.板藍根顆粒

      組成:板藍根。

      功效:清熱解毒,涼血利咽。

      用法:每次5~10g,每日3~4次。

      適應證:肺胃熱盛所致的咽喉腫痛,口咽干燥,腮部腫脹,急性扁桃體炎。

      4.通宣理肺丸

      組成:紫蘇葉、前胡、桔梗、苦杏仁、麻黃、甘草、陳皮、制半夏、茯苓、炒枳殼、黃芩。

      功效:解表散寒,宣肺止咳。

      用法:每次2丸,每日2~3次。

      適應證:風(fēng)寒型感冒咳嗽,發(fā)熱惡寒,鼻塞流涕,肢體酸痛。

      5.正柴胡飲沖劑

      組成:柴胡、防風(fēng)、陳皮、芍藥、甘草、生姜。

      功效:解表散寒,解熱止痛。

      用法:每次10g,每日3次。

      適應證:外感風(fēng)寒初起的發(fā)熱惡寒,無(wú)汗,頭痛,鼻塞,噴嚏,咽癢咳嗽,四肢酸痛。

      6.防風(fēng)通圣丸

      組成:白芍、白術(shù)、薄荷、川芎、大黃、當歸、防風(fēng)、蜂蜜、甘草、 滑石、黃芩、荊芥穗、桔梗、連翹、麻黃、芒硝、石膏、梔子。

      功效:解表通里,清熱解毒。

      用法:每次1丸,每日2次。

      適應證:外寒內熱,表里俱實(shí),惡寒壯熱,頭痛咽干,小便短赤,大便秘結,風(fēng)疹濕瘡。

      二、常用食療方

      1.風(fēng)寒感冒(以畏寒怕冷、鼻流清涕為主)

      (1)生姜紅糖茶:生姜10g,切片加水煮沸,加紅糖15g,趁熱頓服。

      (2)蔥姜茶:茶葉9g,生姜2片,蔥白3根,水煎熱服。

      (3)大蒜瓣:生熟各7枚,共食之,每日1次??深A防感冒。

      2.風(fēng)熱感冒(以發(fā)熱頭痛、咽喉腫痛為主)

      (1)銀花豆豉粥:銀花9g,豆豉9g,水煎去渣,加入粳米60g,白糖適量,煮粥食。

      (2)銀花蘆根薄荷飲:金銀花15g,蘆根30g,薄荷15g。將上述藥物洗凈后,用開(kāi)水沖泡當茶飲。

      (3)石膏知母粥:石膏100g,知母20g,粳米100g。將石膏打碎,與知母一同放入鍋中,加水300~400ml,煮30分鐘后濾去藥渣,再加入淘?xún)舻木?,用小火煨稠,待稍涼后食用。每?次。功用:清熱、生津、除煩。適用于感冒發(fā)熱較重,口渴,心煩,大便干燥等癥。注意熱退后即應停服,體虛者宜少服。

      (4)杏菊飲:杏仁、菊花各6g。將杏仁打碎,與菊花一起放入杯中,用沸水沖泡,代茶飲用。

      3.暑濕感冒(以夏天貪涼,感冒風(fēng)寒,身熱惡寒,頭疼無(wú)汗,胸悶乏力或嘔吐、腹瀉為主)

      (1)香薷飲:香薷9g,白扁豆9g,厚樸6g,砂糖適量,水煎熱服。

      (2)藿香飲:鮮藿香葉15g,陳皮6g,白糖適量,水煎熱服。

      (3)綠豆茶:綠豆30g,綠茶9g(袋裝),加水300ml,煎煮后去茶葉加白糖適量,熱服。

      4.體虛感冒(以體質(zhì)虧虛,經(jīng)常感冒為主)

      (1)蔥姜糯米粥:蔥白5根,生姜3片,糯米100g,同入鍋加水熬成粥,趁熱服,微汗為宜。此方適用于體虛易于風(fēng)寒感冒患者。

      (2)玉竹豆豉飲:玉竹12g,清豆豉9g,白糖適量,水煎后去渣飲水。此方能養陰生津、清熱解表,適用于陰虛之體,風(fēng)熱感冒患者。

      三、內病外治法

      1.推拿

      正坐位:大魚(yú)際揉法揉前額約5分鐘;抹法分抹前額、目眶上下緣及鼻翼兩側,反復5~8遍;中指指端揉太陽(yáng)、攢竹、迎香,每穴1分鐘;掃散法施于率谷前后約1分鐘;五指拿法拿頭頂,從前發(fā)際開(kāi)始到后發(fā)際,重復3~5遍;拇、食、中三指拿風(fēng)池和頸項約3分鐘;拇指按揉合谷、曲池,每穴1分鐘;拿法拿肩井8~10次。

      俯坐法:拇指按揉風(fēng)門(mén)、肺俞、大椎,每穴2~3分鐘;小魚(yú)際擦法直擦背部脊柱(自大椎至命門(mén)穴)和背部膀胱經(jīng)第一側線(xiàn),使局部有溫熱感。

      2.針刺

      (1)風(fēng)寒束表證

      取穴:大椎、風(fēng)池、風(fēng)門(mén)、肺俞、合谷、列缺。

      隨癥取穴:無(wú)汗者加復溜;鼻塞流涕者加迎香;痰多者加豐隆、足三里;頭痛甚者加百會(huì )、印堂、太陽(yáng);肌肉酸痛者加大包、大杼。

      (2)風(fēng)熱犯表證

      取穴:大椎、合谷、外關(guān)、尺澤、肺俞。

      隨癥取穴:咳嗽者,加天突。

      (3)暑濕襲表證

      取穴:大椎、內關(guān)、合谷、曲池、中脘、足三里。

      隨癥取穴:頭重身重者,加脾俞、大包、三陰交;吐瀉較劇者加曲澤、委中。

      3.艾灸

      大椎為諸陽(yáng)之會(huì ),艾灸大椎穴可振奮一身之陽(yáng)氣,對于風(fēng)寒束表之感冒者,效果佳。

      4.拔罐

      取穴:大椎、大杼、風(fēng)門(mén)、肺俞、身柱。

      走罐:大椎至命門(mén)沿著(zhù)脊椎及兩側膀胱經(jīng)區域涂上凡士林油,然后用大號玻璃火罐自大椎至命門(mén)來(lái)回走罐,直到皮膚充血、發(fā)紅。

      5.刺絡(luò )放血

      高熱者可加耳尖或者耳垂點(diǎn)刺出血;咽喉腫痛者,加少商點(diǎn)刺出血。大椎穴點(diǎn)刺出血退熱。

      6.耳穴

      取肺、氣管、內鼻、耳尖、咽喉、三焦,毫針強刺激,或者埋磁珠壓迫刺激。

      7.皮膚針

      取鼻翼部、前額、顳部、大椎穴,后頸部正中及兩側、背部足太陽(yáng)第一側線(xiàn),頸部及背部重刺激。

      【轉歸及預后】

      本病一般以風(fēng)寒表證者居多,病勢輕淺,輕癥往往無(wú)需用藥,自行痊愈;稍重者,用藥5~7天當可痊愈,預后良好。若邪氣過(guò)盛,化熱入里,則病勢加重,可出現流黃稠涕、咳黃稠痰、咽紅痛等癥。反復發(fā)病,正氣耗損,易成本虛標實(shí)之證,應引起重視。此外,發(fā)病期間若正氣受損、免疫功能降低,??捎绊懙狡渌膊〉陌l(fā)生和發(fā)展。

      【預防與調護】

      本病的預防很重要,平素應堅持以預防為主的方針,尤其是在季節變化、氣溫驟變的時(shí)節。主要的預防用藥有:板藍根、大青葉、貫眾、金銀花、紫蘇、藿香、佩蘭等。中成藥如玉屏風(fēng)散等亦有良好的預防作用。適度的體育鍛煉能增強機體防御疾病能力及對寒冷的適應能力,預防感冒的發(fā)生。在感冒流行季節,應盡量少去空氣流通不佳的公共場(chǎng)所,避免交叉感染。

      病人宜多飲水,大量飲水可以增加血液循環(huán),促進(jìn)發(fā)汗和體內代謝廢物的排泄。要多吃水果,補充維生素和微量元素。宜進(jìn)清淡、容易消化的食物。風(fēng)熱感冒病人要忌食辛辣、油炸食品和炒貨。

      另外,應注意勞逸結合,適當增加休息時(shí)間,按時(shí)服藥,注意保暖,避免受涼。

      【臨證經(jīng)驗】

      急性上呼吸道感染雖屬臨床常見(jiàn)、多見(jiàn)之簡(jiǎn)單疾病,但“重病之起,皆有誘因”,感冒就是最常見(jiàn)誘因,所以應加以重視。診治時(shí)應詳參患者的寒熱虛實(shí)、體質(zhì)強弱、基礎疾病等多種因素,整體辨治,合理用藥,使“邪去身安”。在辨證用藥上,充分體現“醫之用藥,如將之用兵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戰不殆”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      一、治療外感,肺鼻同治

      感冒雖不算大病,但臨床上若治療不及時(shí)或治療不當,對于原有鼻、咽、喉等疾患者,往往難愈,即使暫時(shí)緩解,也容易反復發(fā)作。治療要重視“局部和整體的辯證關(guān)系”;“肺開(kāi)竅于鼻,鼻喉是肺的門(mén)戶(hù)”。所以,處方時(shí)往往考慮到鼻喉與肺同治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二、經(jīng)典理論,用于實(shí)踐

      在外感病例中,也經(jīng)常遇到癥狀比較重的病人,見(jiàn)高燒煩熱、惡寒頭痛,尤其是肩背四肢酸痛不利、汗閉、脈弦緊、面部升火、舌干質(zhì)紅苔膩等一系列陰液虧損、風(fēng)寒夾濕的急重證候,往往投以荊防敗毒散加減用之。此方散寒除濕退熱力量較強,有時(shí)可有“體若燔炭,汗出而散”的效果,同時(shí)能快速消除癥狀,有利于保存體內元氣,使病人早日康復。此外,在見(jiàn)高燒惡寒外感病人中,往往伴有津液虧損、口渴心煩、腑氣實(shí)而大便堅、舌質(zhì)紅干、苔垢黃膩等證候,此時(shí)多投以大承氣湯猛下之劑,急下存陰,俗謂“大便一通,百病輕松”,有助于外感癥狀的好轉,體現了“肺與大腸相表里”這一中醫理論在實(shí)踐中的運用。

      三、老年感冒,穩舊除新

      老年人一般體內正氣不足,衛外功能低下,若生活起居不慎,寒暖失宜,易引六淫邪氣、時(shí)行病毒侵犯人體而致病。中醫經(jīng)典理論“正氣存內,邪不可干”;“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”。這就對正與邪的辯證關(guān)系作了高度的概括。在診治老年患者感冒時(shí),格外重視其體質(zhì)強弱、基礎疾病情況。體質(zhì)強時(shí),祛邪氣的藥量可多于扶正藥量;體質(zhì)弱時(shí),則正邪兼顧,既不犯虛虛之戒,又無(wú)引邪深入之憂(yōu)。此外,老年患者每個(gè)人的基礎病史不同,基礎疾病的控制情況也因人而異?;加行姆温约膊?如慢阻肺、支擴、慢性心衰等)的老年患者、體質(zhì)差的患者,一旦感冒就極易誘發(fā)肺部感染或加重原有基礎疾病等并發(fā)癥,不可輕視。先生把基礎疾病謂作舊邪,感冒邪氣視為新邪。新舊二邪的處理原則概括為“穩舊除新”四字,意在使外感新邪速去,勿甚舊邪而致病情加重或變證叢生。

      四、小兒感冒,治法靈活

      小兒感冒與老年感冒不同,小兒肺臟嬌嫩,形氣未充,遭受外感時(shí)邪,寒熱外邪容易轉變夾雜。小兒為純陽(yáng)之體,雖“陽(yáng)常有余”,但稚陽(yáng)未充,且又稚陰未長(cháng)的生理特點(diǎn),使得感受風(fēng)寒時(shí)邪后,邪氣從體質(zhì)而變化,或熱化,或寒熱相兼,錯綜復雜。故治療小兒感冒處方用藥,多寒溫并用,隨小兒寒熱偏盛不同,靈活調整辛溫、辛涼藥的比例。此外,在小兒感冒處方中加入六曲、谷麥芽、雞內金等健脾之品也是辨治小兒感冒的一大特色,因為小兒五臟嬌嫩,脾胃為后天之本,加入六曲、谷麥芽,不但可以健脾消食、保護脾胃功能,而且還可以有加強解表和營(yíng)的作用。對于小兒感冒頻作者,主張未感冒時(shí)常服玉屏風(fēng)散以益氣固表,止汗防邪。民間有香佩療法來(lái)預防小兒外感,選出一些具有芳香解毒、辟穢祛邪的中草藥制成防感散香袋(雄黃、黃芩、冰片、桂皮等),利用藥物氣味吸入來(lái)預防小兒感冒。

      五、感冒辨治,常用藥對

      1.麻黃、桂枝

      麻桂二藥為肺科病證宣肺發(fā)汗之首選藥對,相須為用,邪從汗出。但有高血壓或心悸的患者,因麻黃性峻而不宜適用。桂枝性緩和,可祛邪透達營(yíng)衛,單用亦可起到發(fā)汗解表之效。

      2.荊芥、防風(fēng)

      荊防二藥也是表證疏散風(fēng)邪之首選藥對,相須為用,疏散在表風(fēng)邪,且二藥可靈活加減用于風(fēng)寒、風(fēng)熱感冒中,如荊防敗毒散、銀翹散。治風(fēng)寒感冒,荊防同用;感冒夾濕則重用防風(fēng),取其祛風(fēng)、祛濕之效。若感冒兼有腹瀉者,可用荊芥炭、防風(fēng)炭。

      3.柴胡、葛根

      柴葛二藥性皆輕揚升散,長(cháng)于達表散邪。柴胡既散風(fēng)寒,又散風(fēng)熱,長(cháng)于退熱,對于感冒癥見(jiàn)寒熱往來(lái)或熱象顯著(zhù)者,多加用之。對觸冒風(fēng)邪后自覺(jué)項背強幾幾(《傷寒論》)的感冒患者,葛根能起到緩解肌肉痙攣的作用。

      4.生姜、薄荷

      姜薄藥性相反,一溫一涼,臨床治療風(fēng)寒、風(fēng)熱感冒都可用之。生姜既可入湯劑協(xié)同麻桂、荊防發(fā)散風(fēng)寒,也能單味加紅糖煎湯治療風(fēng)寒感冒。薄荷辛涼透表發(fā)汗,適宜風(fēng)熱感冒或溫病初起而有表證,常與銀花、連翹同用。

      5.銀花、連翹

      二藥為《溫病條辨》銀翹散的君藥,既能辛涼透表,清熱解毒,又能芳香辟穢,在透解衛分表邪的同時(shí),兼顧了溫熱病邪多夾穢濁之氣的特點(diǎn)。對于春溫感冒,多以銀翹散加減。

      【各家經(jīng)驗】

      一、謝昌仁診治經(jīng)驗

      感冒的發(fā)病機理總由病邪從呼吸道而首先犯肺。因肺合皮毛,故其病變部位在于肺衛,臨床表現一般都屬肺衛表證,初起治法總不能離開(kāi)宣肺解表的原則。病人衛氣有疏密,感冒有淺深,故見(jiàn)癥有輕重,治法不宜表散太過(guò),不宜補益太早;須察虛實(shí),審輕重,辨寒熱,順時(shí)令。

      1.治療感冒不可失之于表

      即感冒之證屬肺衛表證,失治誤治可導致外邪入里,變生他疾,應抓住時(shí)機解表祛邪。

      2.虛者勿表散太過(guò)

      感冒患者發(fā)汗過(guò)度易導致津液耗傷,尤其體虛患者不勝藥力,更易氣隨汗脫,氣陰兩傷,甚至可能發(fā)生陰竭陽(yáng)亡的危險。因此,解表宣散應注意分寸,選擇合適的方藥與劑量。

      3.注意夾雜之證

      感冒風(fēng)邪可夾寒、暑、濕、燥、熱(火)等外邪共同為患。風(fēng)夾寒濕襲肺者,郁閉肺竅,肺氣失宣,皮毛閉塞;風(fēng)夾熱暑燥犯肺者,邪熱上沖,肺失清肅,皮毛疏泄失常。由于患者體質(zhì)不同、素體偏盛、宿疾伏痰等原因,內外因相互影響,受邪亦會(huì )不同,如素體陽(yáng)虛者易受風(fēng)寒、素體陰虛者易受燥熱、痰濕內盛者易感外濕。不同病因致病在發(fā)病時(shí)節與臨床表現等方面各有特點(diǎn),治則方藥也不盡相同,辨清病因是中醫診治感冒的重要步驟之一。

      4.密切關(guān)注病情變化

      感冒往往是某些疾病的先兆,應密切關(guān)注病情變化,及時(shí)發(fā)現其轉歸、辨別其預后,從而正確地加以處理。

      5.須察虛實(shí)、審輕重、辨寒熱、順時(shí)令

      感冒患者有體質(zhì)強弱、偏盛的不同,感受外邪有種類(lèi)、輕重的不同,以及發(fā)病季節、氣候的不同等等,臨床醫生必須仔細辨證,把握正確的治療原則和尺度,精選方藥,這樣治療才能做到規范化與個(gè)性化相結合并達到較好療效。

      二、吳良德診治經(jīng)驗

      感冒為風(fēng)邪所致,風(fēng)為百病之長(cháng),一風(fēng)生百病。任何疾病只要并發(fā)感冒就會(huì )加重,現代稱(chēng)之為“誘發(fā)”,因此,感冒為百病之首。

      1.不能濫用抗生素

      現在臨床隨意使用抗生素治療感冒是一種極大的錯誤。因為感冒為外感風(fēng)邪所致,應以發(fā)散解表,祛邪外出治療為主。若有炎癥,也并非就是細菌感染,抗生素最易損傷人的陽(yáng)氣,致表邪未解,正氣先傷,這無(wú)異于閉門(mén)留寇。隨意使用抗生素只會(huì )使感冒纏綿難愈而加重病情,甚至變生他病。

      2.小柴胡湯加減

      治療感冒擅用小柴胡湯加減。認為小柴胡湯的適應范圍很廣,不僅限于少陽(yáng)病證。只要辨證準確、靈活加減,對太陽(yáng)、少陽(yáng)、陽(yáng)明三經(jīng)的病證都可以治療?,F在的感冒由于環(huán)境氣候的變化,很少有單純的風(fēng)寒證或風(fēng)熱證,而多為寒熱、虛實(shí)夾雜,特別是現在許多人感冒初期先用抗生素等藥物治療,將感冒病邪壓抑于體內而不得外發(fā),或入里化熱,或邪在半表半里之間,使簡(jiǎn)單的感冒變得反復難治。故治療感冒注重表里、寒熱、防治兼顧,運用和解少陽(yáng)的小柴胡湯加減,但見(jiàn)惡寒發(fā)熱、鼻塞流涕、全身酸痛、口苦咽干、咽痛或兼脘脅脹滿(mǎn)、納差、煩熱嘔惡等癥均可用之。

      三、朱建貴診治經(jīng)驗

      臨證辨治感冒,以“必先歲氣”、“發(fā)表不遠熱”、“老人勿忘扶正”為原則。

      1.必先歲氣

      臨必掌握四時(shí)五運六氣與疾病發(fā)生發(fā)展的規律,注意辨別時(shí)令與邪氣,才能做到“知常達變”。感冒發(fā)熱,四時(shí)有別,必須考慮時(shí)令邪氣,才能做到“審察病機,無(wú)失氣宜”。

      2.發(fā)表不遠熱

      臨證不可一見(jiàn)外感發(fā)熱,即用大劑辛涼,甚或苦寒藥攻伐,用寒藥治寒邪,可導致病情加重。須仔細審辨其寒熱之病機,不被“表熱”之假象所迷惑,時(shí)有發(fā)熱是傷于寒而傳為熱,本寒而標熱,寒從外入者,仍從外出,此時(shí)應“發(fā)表不遠熱”。

      3.老人勿忘扶正

      老年人患病,不僅內傷病是本虛標實(shí),外感病往往也是本虛標實(shí),是正氣虧虛而感受了外邪,即“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”。在治療老人外感病時(shí),應十分重視審察患者的氣血陰陽(yáng)的虛損狀況,強調“老人勿忘扶正”,扶正以達邪。

      四、白云輝診治經(jīng)驗

      實(shí)證感冒當祛邪解表,重在清解。若見(jiàn)風(fēng)寒證,亦應知其傳變,于清解中佐以辛散即可;虛證感冒,以太陽(yáng)少陽(yáng)合并證多見(jiàn),當扶正祛邪,調和表里,重在和解;對體質(zhì)虛弱,易發(fā)感冒者,則扶正固表,重在扶正,做到“正氣存內,邪不可干”。

      五、吳紹雄診治經(jīng)驗

      1.嘔吐、呃逆

      因脾胃素弱,外邪犯肺,易于及胃,胃失和降,故出現嘔吐、呃逆,而肺衛癥狀反不明顯,僅見(jiàn)輕微惡風(fēng)癥狀。采用解表為主,兼以疏調胃氣的治療方法。

      2.脘腹脹滿(mǎn)、不欲食

      主要表現為脘腹脹滿(mǎn)、不欲納食,強食則脘中異常不適,甚至嘔吐、腹痛。此為肺衛受邪,肺失宣降,氣機失調,脾胃受納和運化功能障礙引起。治療時(shí)應以疏衛解表為主,兼以調和胃氣。

      3.腹痛

      為素體火旺或內有積熱,再兼外感,內外邪相合,與正氣相搏于里所致?;颊叨喟橛忻黠@的發(fā)熱、惡寒癥狀,診斷上較為容易,治療時(shí)應以解表為主兼清里熱,或表里雙解為大法。

      4.神疲、乏力、倦怠

      易與氣虛相混,出現在感冒的初始階段。詳察其癥狀,則多有感受風(fēng)邪史,并伴輕微惡寒、發(fā)熱、脈浮等表證,按感冒辨治,癥狀能迅速消除。

      5.不寐、心煩

      多為內有火熱郁蘊或胃有食積,風(fēng)邪引動(dòng)“內疾”,上犯于心所致,治療應解表佐以清熱、消積、除煩。

      六、葛師言診治經(jīng)驗

      臨床所遇難治之感冒證多因虛實(shí)互見(jiàn),寒熱暑濕錯雜其中。治驗中表虛汗出者,應以解肌和營(yíng),潛鎮溫陽(yáng),用桂枝加龍骨牡蠣湯加附片取效。濕在肌表,漸而化熱者則以解表祛濕、清熱淡滲法,用羌活勝濕湯合二妙散治療。新感寒邪,血虛不能作汗,浮熱循經(jīng)上犯,咽喉不利,擬當歸四逆湯加山豆根治療取得佳效。陽(yáng)虛外感,汗出嘔逆,里急腹痛,久延難治,治以溫腎助陽(yáng)、甘苦化陰,用附子湯合芍藥甘草湯。

      七、緱強診治經(jīng)驗

      將感冒按春、夏、秋、冬四時(shí)分型,以氣虛、陰虛、氣郁、經(jīng)期感冒分證,認為春季感冒多見(jiàn)風(fēng)熱感冒,治宜辛涼解表、清熱解毒;夏季感冒因盛夏炎熱,乘涼飲冷,故多形成傷暑而兼傷飲之證,暑多夾濕,治宜祛暑解表清熱化濕;秋季感冒,肺為燥氣所傷,肺氣不宣,治宜輕宣涼燥、理肺化痰;冬季感冒因腎主蟄,冬季毛孔閉塞以御寒,治宜發(fā)汗解表,佐以宣肺。

      【現代研究進(jìn)展】

      感冒作為呼吸系統最常見(jiàn)的疾病,不分地域、種族、季節,每年患病者眾多,一年內多次患病者比比皆是,因感冒致死的人數全球每年超過(guò)200萬(wàn)。如何有效地預防感冒、治療感冒,一直是醫務(wù)工作者的研究課題。

      一、病因病機

      原金隆認為本病80%以上由病毒引起,主要感受風(fēng)熱毒邪,由口鼻和皮毛而入,發(fā)病快,有一定傳染性,應在致病因素中增加“毒”的因素,突出毒邪致病。

      胡霜等認為感冒致病,寒邪為主要因素,提出了“感冒主寒”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。從發(fā)病季節看,感冒多發(fā)于冬春季節,冬令主寒,朔風(fēng)凜冽,風(fēng)寒相合,更易傷人。春為風(fēng)令,風(fēng)性善行而數變,天氣乍暖還寒,常因寒暖突變,過(guò)早更換冬服,或起居不慎等受涼而感冒。

      樊移山發(fā)現由病毒引起的呼吸道炎癥,在臨床上除與細菌感染所共有的癥狀外,尚有明顯的全身酸痛、關(guān)節酸痛、頭昏重等濕邪浸淫肌膚筋骨的表現,以及濕困脾土、痰濕犯肺的癥狀,具有“濕證”的特點(diǎn),因而提出本病易兼夾濕邪,辨證多“濕”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      樂(lè )鳴認為本病發(fā)生與體質(zhì)因素有一定相關(guān)性,如素體熱盛者多病風(fēng)熱、陽(yáng)虛衛弱者多病風(fēng)寒、濕盛體豐者多受暑濕。

      王健康認為頑固性感冒共同的病理基礎是正氣虛弱,臨床特點(diǎn)是內外合邪,表里同病;不同人群有其相對特定的病理基礎,對外邪有相對易感性。

      二、治則治法

      劉仕昌針對南方病毒性感冒病因多六淫為患,易夾濕邪;病機為衛氣同病,氣機郁滯的特點(diǎn),提出清熱祛濕合用是治療的關(guān)鍵。臨床采用清宣疏化、透解、解毒諸法并施,多獲良效。

      高銳等采用超前截斷法,具體治法為清熱解毒、苦寒泄熱、生津養陰、涼血化瘀、化痰散結相結合,能夠直挫熱毒、控制傳變,并使邪有出路,減輕局部炎性病變。

      【小結】

      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是臨床上最常見(jiàn)的外感病證,屬中醫感冒范疇,四季皆可發(fā)病,人人皆可患病。其主要病因是感受風(fēng)邪或時(shí)行病毒,按季節不同,夾風(fēng)寒、風(fēng)熱而致病,病位在肺衛,病機為外邪從口鼻或皮毛而入,皮毛防御功能減弱,腠理疏松,肺衛功能失調,肺失宣肅,屬表實(shí)之證。臨床表現以鼻塞、流涕、噴嚏、頭痛、惡寒、發(fā)熱、全身不適等為主癥。辨證分為風(fēng)寒束表、風(fēng)熱犯表、暑濕襲表、燥邪犯表、氣虛外感、陽(yáng)虛外感、血虛外感、陰虛外感等八類(lèi)。治療原則是解表發(fā)汗、疏風(fēng)宣肺、清熱解毒;若為虛證感冒,應在解表疏風(fēng)的基礎上,注意扶正。本病的病勢較輕,預后良好,一般5~7天即可痊愈。有傳變者,病程可延長(cháng)。在季節變化、氣溫驟變的時(shí)節應注意預防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發(fā)生。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国产亚洲精aa在线看,亚洲高清免费视频,日韩欧美中文在线,欧美精品国产一区二区